服务电话:中国人最直接的表达方式

新闻资讯
过去相声被公认为一门国粹佰家乐级别的艺术;现在听相声的人少了
发表日期:1626771820 浏览次数:83
 

(责任编辑:小锘)

  手机段子流行以后,似乎逗乐越来越容易,相声更因乏人赏识而加剧了边缘化。娱乐机器帮助郭德纲走红,但受众对相声本身的关注度(且不论“审美”)有多少提升还很难说。舞台上站两个人都显得多余,群发一个短信大家偷笑一阵,似乎就足够了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侯耀文那一代人也许迟早要退出历史舞台,但是相声作为“艺术”的真正价值却一定要保存下来。正如“青春版”《牡丹亭》只能换来“昆曲”二字的出镜率,却不能解除昆曲的“病危”警报。

  被娱乐化理解的相声不可能因为某个人的走红而获得新生,相反其前景更加迷离扑朔。眼下的现实造成了三种后果:其一是艺术被庸俗化地理解,佰家乐,当人们摒弃旧人旧作,把郭德纲的名字与“相声”画上等号以后,衡量相声高低的标准就被单一化,仿佛只有像郭那样表演才叫相声了。其二是让人产生相声易说的印象,“钢丝”们挂在嘴上的话就是“那么多当年的明星现在都干什么去了?一个郭德纲就能把他们全干倒”,许多人甚至没有仔细品味过郭德纲的基本功,只是因“可乐”而叫好,因“钢丝”名分的自豪感而叫好。其三,也是最致命的一点伤害,就是一种错置的具体感导致的荒谬认识:他们被看作一批没有充分主动地批判、揭露、挖苦过社会现实的相声演员,一批蝇营狗苟,一心只为将来加官进爵的渎职笑星。

  我常跟人说,别因为有了郭德纲(郭德纲新闻,郭德纲音乐,郭德纲说吧)就看不起那些似乎业已老去、多年鲜有新作的演员。我们现在把郭德纲和他的剧团认同为娱乐业的重要一员,别忘了上世纪80年代崛起的那一代相声演员,他们做着本质上娱乐大众的事,出发点却不尽是娱乐。娱乐是容易的,而以姜昆(姜昆新闻,姜昆相声,姜昆说吧)、赵炎、侯耀文、石富宽等为代表的相声演员走的是一条坎途,或可称之为“载道”之途。新相声有鲜明的道德指向,有显而易见的政治符码,演员自觉不自觉地担负起一些演员之外的身份,有的类似“青年导师”,有的类似“政治宣教员”。这些使命的出现基于的技术背景,是由侯宝林大师在1949年后领衔完成了净化工作后的相声语言,基于的社会背景则是“十年动乱”结束后,人民激发出万象更新。

  现今不明事理的“钢丝”厚今薄昔、数典忘祖成风,这些庸人庸见不是因老一辈“不争气”而滋生的,而是相声被“娱乐业”吞并后无可避免要面对的可悲命运。娱乐业运转的套路就是拿大量表演艺术之外的东西掺和进艺术本身,就是有一分实力要卖十分吆喝。一个演员刚有了点小名气,他的血型、星座、相貌特征、婚恋状况、私产情况以及相关的助威团招聘、“粉丝报道”就随着海量的信息发布填满了人的注意力,对一名演员旗帜鲜明的“支持”(首先是“支持”,其次才是“喜爱”)意味着在第一时间拥有了“粉丝”的名分——可别小看这名分,娱乐业的机器一旦开动,它能让一个连个笑话都说不利索的人都飘飘然起来,自以为懂得了相声的真谛。